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六合玄机网,www.kj1133.com,今晚开奖现场直播,118ls全年历史图库,百马高汇高手坛85055,1981986.com,www.13810.com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kj1133.com > 徽宋逍遥歌在线阅读_徽宋逍遥歌最新章节_百度阅读百合图库

徽宋逍遥歌在线阅读_徽宋逍遥歌最新章节_百度阅读百合图库

时间:2019-10-01 03:31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教育营销策划方案_培训班营销方案模板_培,第十八回 逍遥连败王庆 三英商议投诚 徽宗宣和二年十二月九日,宋军与王庆大军于徐州东门外平原列阵大战。

  两军对垒处,十余万大军虎视眈眈,气焰昭昭,秣马厉兵,旌旗蔽日,大战一触即发。

  宋军处,逍遥允带四万马步军迎敌。赵云、马超、史文恭、栾廷玉、项元镇五员大将于军前一字排开,个个熊虎之姿,威风凛凛。

  逍遥允与孔明位于中军战车,指挥作战,身后两杆大旗,一书“逍遥”,一书“宋”。

  贼军处,王庆胯一匹黑马,立于军前,金铠披风,腰配宝剑,看是有模有样,却是一脸的妖邪,背后一面“王”字大旗呼呼烈烈。

  左右手十数员将领立于两侧,也算看的过去。 王庆大骂,“逍遥小儿!你诡计夺我徐州,杀我将士!我今日让你死于此地!再屠戮徐州,以消我心头之恨!”

  我也大骂,“王庆你的脸皮被野猪舔啦?!还你的徐州?!你他妈要不要脸!天下之地莫非王土,你还好意思在这喷屎!打不过人家就说人家诡计多端,有本事你也来啊,你的本事都用在你妈身上了??!!”

  “哈哈哈”,众军士又是一番大笑,虽然我骂的没素质,但对敌人却是痛快异常,看他们被骂的都怂了。

  只见那女将,体态肥硕,面容臃肿,黄牙枯发,随一身红甲,却遮掩不了全身丑态!俨然一副更老版的包租婆!

  “呔!你那俊俏后生,我便是大王原配正室段三娘!你不是要展示你的口.活嘛,来啊,我等着爽哪!”

  “大婶你长这么丑就别出来吓唬人了好吧!是个男人就被你吓阳痿了!”堂堂王庆,竟有这么个娘子,难怪被折磨出性变态。

  “贼寇安敢辱我主公!”宋军阵中,一将飞马而出,如一道白色闪电,瞬间欺到上官义跟前,也不搭话,摆头晃过砍来的刀锋,转手一枪将上官义戳于马下!

  仅仅过了五六合,马超拨开来枪,一枪破风直入!一下戳透刘以敬脖子,贼将坠马而死。

  我手拿令旗一挥,右边史文恭,左边栾廷玉,中路赵云、马超,挥军掩杀!后面项元镇指挥弓箭手先是一通猛射,搞乱了贼军阵脚!

  双方混战了一个时辰,王庆见己军阵势已乱,显出败势,忙叫鸣金收兵!双方罢战,我军小胜。

  王庆军帐。 “探马在哪?!今天宋军阵上杀我先锋的两员狗将是谁?!还有逍遥小儿身边那人是谁?!”

  “你们如此无用!害我损兵折将!留着你们浪费粮草!来人!拖出去!斩!”自己兵败,却杀自己人出气和推脱责任。

  只见对面双马兄弟和另外四将轰轰隆隆,调度起来,不一会,一阵而成,阵中念念有词,“丁丑延我寿,丁亥拘我魂。丁酉制我魄,丁未却我灾。丁巳度我危,丁卯度我厄。甲子护我身,甲戌保我形。甲申固我命,甲午守我魂。甲晨镇我灵,甲寅育我真。”

  “军师,这是何阵?咋一个个的rap什么玩意儿?!”我问孔明。 “主公,此为六丁六甲阵,乃茅山宝法。”

  说着,孔明唤来赵云、马超、项元镇,这样那样的吩咐了一通,三人领命而去。又唤来史文恭、栾廷玉吩咐一番,二人点头受命。

  “尼玛的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老司机啊!你们大王骂我就是了,你们这些虾兵蟹将也骂!妈的!”我也大骂,“准备好了没有?!出击!!!!”

  我大喊一声,按照孔明吩咐,我一挥小旗,军中立马飞出三路骑兵,后面各跟着一路步兵,领头正是赵云、马超、项元镇!

  只见三路兵马以“品”字形冲锋,待到阵法前,忽然成倒“品”,外围内冲,一下子就冲进了阵中,乃项元镇!

  那六丁六甲刚要变防为攻,意图绞杀项元镇!谁知赵云马超带兵在阵外转圈刺杀,又需要防御!外挡变内攻,外围遭赵云马超刺杀的漏洞百出,不变阵,则内部项元镇马奔步砍,内伤不断。欲转为四防两攻,三将骁勇,一时又奈何不得。

  正相持间,“啊”一声大喊,阵中一丁甲位置将领黄达,被项元镇一箭射中左腹,复又一枪结果了性命!阵法顿时凌乱!

  突然,宋军阵中又冲出两波人马,乃史文恭,栾廷玉,二人成“十”字状,冲杀而来,那赵云马超见了,也立刻不再围杀,两股军马化作“”字状,也插入阵中,与项元镇呼应,待五路军马接触,立刻化作“五虎群羊阵”!

  这下真是虎入羊群了,贼军阵法大乱,首尾难顾,左右难援,直被宋军杀得了个天昏地暗,星星月亮!那段二段五兄弟登时死于乱军中!兵士死伤无数!

  此时贼军已经有些衰乱,可那王庆依旧死不认输,在阵中回骂“小儿猖狂!且摆阵来!”

  于是,只见我军中史文恭、栾廷玉、项元镇呼呼啦啦也一通布置,须臾,一个阵法呈现两军中间。

  “哈哈哈还以为尔等多了不得,一个简简单单的天地三才阵也好拿出来显摆!”王庆身旁一将嘲笑道,视之,乃猛男马勥。

  “且慢,这攻打三才阵,前锋是根本,就让我来打这头!”忽然,王庆身后转出一将,正是那“赤面虎”袁朗!

  我军正等着,只见贼军中冲出四将!当头一将虎背熊腰,气势不凡,一看就知道绝非等闲之辈。

  袁朗、二马也都是猛将、史、栾、项更是武艺绝伦,三人捉丁儿似的于阵中交起手,直杀的你来我往,你进我退,两军看的都呆了。

  看着范全也进入阵中,孔明把令旗一摇,顿时从后方又奔出两队人马,正是赵云、马超,与史栾项三人交马变阵,那阵法玄妙无双,立刻变幻为“五行天地阵”!死死困住贼军。 马超见贼军一将甚是勇猛,拨马上前边战,两人斗了三十余合,只听那将道“将军且听!我乃袁朗,请转告丞相,王庆南营、东南营空虚,大军皆在此,明晚三路分别劫营,我为内应,必可成功!那范全且做见面礼。再会!”

  袁朗说完,虚晃一招,百合图库拨马回走,“二马兄弟此时不走更待何时!”三人勇猛上前,宋军士卒皆不能挡,三人脱逃。

  这可苦了那殿帅范全,正在三将后左进右出,不亦乐乎,忽然发现宋军呼啦啦朝自己围了过来! 范全感觉有些不对劲,策马一瞧,乖乖!袁朗、双马兄弟早已拖阵撤退!自己怎么办?!

  “等等我啊!别扔下……啊!”范全话未喊玩,只觉胸前一凉!低头看去,一个闪亮亮的枪头通透而出!

  五员大将带领全军冲锋,贼军损兵折将,士气正衰,面对虎狼般的宋军将士,早已阵脚大乱,呜呜哇哇的不自觉后退,王庆止不住。

  “公子,就小倩所知,那赤面虎袁朗也是一位忠孝仁义的好汉,只是曾经为父杀了土豪,不得已投了王庆自保”,小倩继续说道,“那王庆若是得人心倒罢了,可他如今残暴无道,淫人.妻女,又迫害手下,连李助、糜胜都身陷囹圄,命不久矣,所以袁朗很有可能是真的想报效朝廷。”

  “主公,我看那将也是眼神坚毅,性格铮铮,应该是一个好汉,而且武艺委实不错!”马超道。

  “好,既如此,便按军师部署,传令,令全军饱食,每人发赏钱一千贯!早些歇息,明晨一更造饭,二更出发!”

  “开饭啦开饭啦!”一个狱卒走了进来,带了一个食盒,扔在牢房门口,敲了敲,走了。

  “谁知道呢,可能生病了吧,唉,谁来不一样,我等都在此虚耗!我的仇何时能报!”糜胜狠狠道。

  那糜胜喝下最后一口酒,流着泪,开始往嘴里疯狂的扒拉饭,仿佛跟饭有仇,仿佛想撑死自己。

  “额……蛇莫共黑??(什么东西,嘴里有饭,说不清)”糜胜突然觉得嘴里不得劲!

  “额……啊……呕……”糜胜一声干呕,终于从嘴里扣出一个东西,沾着饭菜,好不恶心!

  布团在糜胜手里一点点、一层层的铺展开来,昏暗的烛光下,虽有些褶褶巴巴,但布团上清晰的写着:今晚来救!袁朗!

  “怎么回事?他也跟王庆狗贼闹翻了?!还是……”糜胜疑惑。 “糜胜将军,我俩都是将死之人,没什么好怕的!但为了袁兄弟切勿声张,不管如何,我俩只管吃好睡好,养足精神,今晚便宜行事!”

  “大……大王勿忧!末将有……有一计,明日必能擒的逍遥小儿!大……大王尽管饮酒!”一人夸口道,仔细一看,正是袁朗。

  “就……就是就是,袁将军向来是我军栋梁!今……今番有此信心,必能功……功成!我等且先敬袁将军!来……来喝喝喝!”众人醉酒起哄到。

  “好!袁将军有此心,真我之幸也!明日要让他们好看!来来,全军痛饮!再到附近村镇抓些女人来!犒劳下大家!!”

  于是,本来连续溃败的贼军营地,竟然不要脸的欢庆起来!殊不知,一场灾难即将降临。

  此时的宋军,早已人衔枚、马摘铃,抛却辎重,每人背满油箭,轻装上阵,浩浩荡荡出城而去。

  按逍遥允将令,项元镇率八千军马夜袭南大营,姚平仲率八千军马夜袭东南大营,逍遥允亲率赵云、马超、史文恭、栾廷玉四员大将统兵四万夜袭东大营本部。

  深夜,寒风刺骨,月黑朦胧,贼军南大营、东南大营守军各不到三千,且多为老弱病残,主力都集中去了东大营王庆处统一合力调度。

  按逍遥丞相计策,嗯,真的是我这丞相的计策。军马先把贼营围一半,只留东面、南面,然后弓箭手一阵火箭死射,将营地变为一片火海,贼军慌乱四处奔逃,将领亲率大军杀入,狠狠地杀,外逃的除了东面南面,其余也在营外截杀,丝毫不接受这群对营地附近村镇造成严重迫害的贼人的投降!

  于是,南营、东南营战斗很快结束,宋军几乎全歼贼军,毁灭营地,项、姚二人分别斩杀留守贼将翁飞、李怀,获得粮草无数。 此时东路主力,也差不多到达王庆大营外,他们在等,等待两个消息!

  此时的王庆,已经在床上酣睡如雷,大大的床榻上,还横七竖八的躺着三四个赤裸的女子。